自然的创造,圣贤的情怀

绿色,自然的常见色。嫩草静悄悄冒出地表,嫩叶闲悠悠荡漾风中,不须长号,不须重锤,天然的绿天然生成。
绿色,东方五行之木,生命的春天,春天的生命,源自高山的流水、大海的洪波,生发火一般的热情,温暖寒冬、黑夜与一切怅惘的心灵。
绿色,西方传统的安全,当代世界的和平,美国文化的财富,欧洲意识的吉祥。无数美丽的期待或花果,都在这里播下希望的种子。
绿色,人之所以为人的性情,宁静、友善、乐于倾听、尽力避免冲突。如果孩子将它丢失,今天可能睡不好觉,明天可能要跳楼。
本来,世界早有绿色的教育。孔子的礼乐教化,苏格拉底的助产教育,一则将天地的次序与声色,濡染与人,一则从追问不舍的人心,逐渐导向天地人伦的根本。
而今,我们颇为遗憾:当物质的技术开始垄断天下,天下不再重视自然与灵魂的绿色;当绿色教育的理念重被提及,却仅相关环保、可持续发展一类的课程。
因此,我们不能不有“绿色教育”——到大美山川、经典、师生中间,采天地灵气、会圣贤情怀、借智慧头脑,直指“获知真理得幸福、舒展身心得快乐、享受学习得高分”的现代大成教育。
教育之绿,意在德行,德行决定命运。如果命运天定,或因有生以来的德行与恶行。如果命运可以改变,或因此时选择德行还是恶行。举头有朗朗青天,环顾有无数耳目。谁都想自己做主,谁都挡不住滚滚洪流。
命运之“命”是生命。生命有底线:眼睛不近视;身体不畸形;脊柱不弯曲;活力不衰退;天性不麻木;性情不怪异;应试不慌张;临危不恐惧。可是,偌大中国,无数孩子,又有几人,拥有健康如此?
命运之“运”求好运:考试得高分;待人结善缘;处事有公心;逢凶能化吉;前程似锦簇。倘若追问:高分为何难求,交际为何难堪,处事为何偏颇,灾祸为何频仍,前程为何昏昧?无它,德行大损而已。
德行根于德性,德性有三:真诚、善良、宽和。诚如一朵朵莲花,拔淤泥而出,不需掩饰,不需争较,不需叹息;任它一池游鱼、蔓草与飞虫,一例伸展壮阔的绿叶,为它遮荫,为它透气,为它撑足。

谁能养育德性?一则自然,二则传统,三则明师。幕天席地之间,日月的光华与草木的灵气,一下子通透全身。读一读“子曰诗云”,装进的都是黄金,激发的都是正气。纯良、明白的师生与友朋,最是稀世奇珍,无形中已将尘垢与劣根清除。
由此,教育的终极目标,人生的终极归宿——获知真理得幸福,才有可能光临;幸福的重要指标——身无百病、心无百结、思无障碍、行无执著,才有可能达致。然而,不管身体是否自由、名利是否显耀,人得真理足矣。心怀真理不迷茫,才是无上之幸福。
由此,教育的动态目标——舒展身心得快乐、享受学习得高分,也就轻轻松松实现。既然,快乐的前提是身心舒展,高分的秘诀是享受学习,为何,我们的学校与家庭,还将孩子狠狠压抑,逼迫他们题海熬煎?
由此,教育的传统目标——立德、立言、立功,教育的功利目标——名列前茅、名校招摇、名利双收,才有可能如愿。绿色意在德行,德行衍生智慧,智慧成就大器。既是大器,名次之前后、名校之内外、名利之成败,都罩不住他绝世才华。
所以,我们常将课堂搬到天地山川之间,让蓝天、明月、清风、流水涤荡一身疲惫,让中华经典的智慧光芒真正照亮我们心房,让奔放的肢体运动与开阔的思维训练带来无限舒展,让明白不谬的师生群体交流真人真事、真情实感与真知灼见。
所以,我们的冬令营、夏令营与周末户外拓展,多曾邀你走进天堂寨、羊楼洞、大余湾、子贡书院……让你我一起诵明月之诗、歌窈窕之章,一起耕地犁田、挑水抗旱、采花收菜,一起踩高跷、听古琴、探索未知无顾忌……
所以,我们即使也有学科,却是“原生态作文”,拒绝谎言,拒绝假相,拒绝自欺欺人;却是“智慧数学”,必将传统文化的数学、科学前沿的数学、生活统筹的数学及现代应试的数学,融会贯通……
其实,“绿色教育”的核心,只有一句话:把绿色还给孩子,让德行决定命运。
谁播种绿色,谁收获健康;谁播种德行,谁收获好运;谁播种真理,谁收获幸福。


十方绿色游学,总将课堂搬到天地山川之间,让蓝天、流水涤荡一身的疲惫,让中华经典的智慧光芒真正照亮我们的心房,让奔放的肢体运动与开阔的思维训练带来无限舒展。不一样的出行,全方位的体验,尽在十方绿色游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