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令营的重重考验与价值

现在很冷啊,水龙头常常被冻住,那么,我们还有没有勇气与智慧,去解决如下难题:早晨6:30按时起床;想用水就能用到水;既使晚上没有空调,也能乐乐呵呵、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?

大余湾的一道山冈,跑一圈要40分钟;木兰川的三十里画廊,徒步要5小时;从黄鹤楼到古琴台,沿途有3大周折。如果每天跑一圈,你能不能吃得消?负重行走时,你会不会哭鼻子?长江、汉水之间的重重折腾,会不会让你迷失方向?

武汉是一只大鼎,汉江有“高山流水话知音”的动人故事,黄鹤楼积淀的诗词歌联数以千计。你能否在1天的时间里,把一只鼎看得明白?把“知音”这个词儿搞清楚?把“黄鹤”相关的至少5首名诗或5副名联,背得滚瓜烂熟,并略解其意?

大余湾是个著名风景区,里面有楚戏演唱、皮影表演、民间杂耍、甚至斗鸡斗犬之类,更重要的是它的两三处“博物展”,以及正在现场拍摄的电影电视。你能否由此感知“楚味”,并确切触摸一方水土与一方人的演变轨迹?

有两部经典,一是数千年前的“地书”《山海经》,瑰奇莫测;一是两千年来的美文荟萃《古文观止》,精彩绝伦。你必定面临其中一部,你会不会感觉头痛、目眩、抑郁之至?如果读得进去,又揣摩得出滋味,必定美不胜收。问题是:你有没有啃读经典的雄心壮志?

过“小年”这天,好些食物都要亲手做,好些事儿都要通力协作,好些仪式都是你生平第一次遇到。当面粉倒进盆子,你愿不愿拌和?当一种场景要布置,你会不会安排人手?当祭祀之礼正在进行,你能不能升起敬畏之心或感恩之意?

接着便是读、写、画的功夫。不管你有没有基础,你都得尽可能的做到:读就读得敞亮,写就写出模样,画就画得生动。因为手把手教你的,就有画家、作家与音乐老师,他们都想要传道、授业而解惑。关键则是:你可会好好的学,并力求显著成效?

唐明先生有很多书,估计你半年都读不完。你是否有信心在9天的时间里:搞清他究竟写过哪些作品;尽其所能的都浏览一下;至少当面向他提出3个有价值的问题?

有一位老人叫余永奇,80多岁了,是大余湾人文的发现者,一直过着“随缘随遇”的日子,大脑里装满了传奇故事,笔记上写下了许多诗歌,一讲起话来就滔滔不绝。如果你遇到了他,能不能有种“用心”,挖掘他一身的“宝藏”?

另有葫芦宝这位易林高人、数学天才,诸多数学教辅的编著者,常是“神龙见首不见尾”的角色,性情又特孤僻、怪异。你是一定能看见他的,可你能否从他那里打开一道道门,让他抖出很多神奇的“爆料”?

也有众多藏而不露的天才学生,德行很好,满腹经纶,比如外号叫“小白”或“霄哥”的,就可能是这样的角色。你能否发现这一类人,并和他们结为益友?

再就是他乡的寂寞。不少孩子是第一次远离父母,远离处处被呵护着的怀抱。这里你得自己照顾自己,还要处处为他人着想。你会不会感觉孤独或酸楚,或者第一天就哭着、闹着要回家?

其他如“田间耕种”、“山野寻宝”、“舞台表演”、“家庭运动会”,或如攀岩、踩高跷、走独木桥等等,都是你舒展身心、释放才华的良机,你会不会临场怯懦?

总之,没被这一重重考验吓住,你就能收获累累价值。

2013-12-30  十方绿色游学


十方绿色游学,总将课堂搬到天地山川之间,让蓝天、流水涤荡一身的疲惫,让中华经典的智慧光芒真正照亮我们的心房,让奔放的肢体运动与开阔的思维训练带来无限舒展。不一样的出行,全方位的体验,尽在十方绿色游学!

今夏,你颠覆的是我心中过往的绿

傍晚,青通河的水边,孩子们背着帐篷,为寻找一处夏风送爽的住处,几经折腾,最终寻得一片水泥平地驻下,夜已深,只因汹涌来袭的困意,不再徘徊。

而这块地上燠热的气息,伴着帐篷不透气的材质,加之到底没能选择诗意的河畔,我们追逐的浪漫,只剩下此起彼伏的鼾声与梦呓,早已寻不见凉爽的风与绿色的意。

清晨,当我们以清晰的面貌行走在这个古城的街道,引来路人频频回头笑看,我们也清晰的发现,昨晚的藏身之处恰是一段水藻淤积、河床频现的污水滩岸。

每一次的寻访,每一届的设计,我们的游历总对青山绿水有着无限的向往;每一次的探索,每一回的亲临,我们的步履总憧憬踏进绿色无边的美景。

然而,在路上,在山林,在河边,我们一次次遭遇心中绿意的颠覆,一回回面对享乐的塌陷。

我们去山林读书,地上的蚂蚁与蚊虫随时将我们的腿脚当作他们的嬉戏场与饭堂;我们寻到一处凉亭午休,一会儿便被西移的骄阳挟裹阵阵热浪推将起床;我们去山巅露营,夜间竟被山雨浸湿衣被;我们到达古城希望寻出一幢幢古风依旧的老屋和敦厚可亲的白发,却发现整座城池充斥着现代商业气息,不得零星半点的遗韵;我们去漂流,发现守河人竟把河水截留高处,让河床裸露出痛苦焦渴的乱石,仅仅只为漂流来人时才放水,没有了河两岸生机勃勃的景致,河水的功用只被用来产生刺激与尖叫……

于是,明白了驴友们拼命要寻的是无人区,只因每一处绝色的美景,一旦人群进驻,它便失了原本的颜色。也如我们的餐桌,不断在追逐无伤害的绿色食物,却发现一盘盘一度还环保的食材,被污染的曝光消息一一传来。

山川湖泊业已污染,大地良田日渐萎缩,我们是否还可以寻找到永恒的绿色?

在攀爬九子岩的山道上,我曾与一位默默无声的小男孩为伴,在队伍的最后,我们相互鼓励。我借助他一往直前的力道牵引,他借我的手加快步履,我俩配合甚为默契。

我在想,当其他的孩子们都在多多少少抱怨这陡山、这炎热、这狠心的父母、这独裁的司令时,这个营中最小的男孩却默默无语,脚步半点也不曾停留,他靠什么在支撑这一路艰辛的攀爬,拿什么来补给他消磨流失的意志?

暮然惊觉,他这无声的心底,其实不就在默默涌动着强韧的绿?那绿波,一层层荡漾开来,让他一步步踏将上来,他小小的身躯所蕴含的难道不就是取之不竭的生命之绿?

我由是,开始羞愧。我过去心中所向往的绿,何其苍白,何其无力?

原来,境由心生,绿意可以无处不在。假如我们心中时时充盈高贵的绿,天涯何处不是美景,何处不是佳境?假如,我们的身心,足够强健,又怎能被日日骇闻的污染而因噎废食?

我于是醒悟,我心中过往的绿,岂止是幕天席地的浪漫?又岂止是风花雪月的飘逸?为着圆满这心中永恒的绿,我们的生命是否还将历经千百回的修行与磨砺?

我该向这个小男孩,表达深深的谢意。感谢他,启迪我颠覆了我心中过往的绿。

2013-09-11 阳春 绿色游学


十方绿色游学,总将课堂搬到天地山川之间,让蓝天、流水涤荡一身的疲惫,让中华经典的智慧光芒真正照亮我们的心房,让奔放的肢体运动与开阔的思维训练带来无限舒展。不一样的出行,全方位的体验,尽在十方绿色游学!

自然的创造,圣贤的情怀

绿色,自然的常见色。嫩草静悄悄冒出地表,嫩叶闲悠悠荡漾风中,不须长号,不须重锤,天然的绿天然生成。
绿色,东方五行之木,生命的春天,春天的生命,源自高山的流水、大海的洪波,生发火一般的热情,温暖寒冬、黑夜与一切怅惘的心灵。
绿色,西方传统的安全,当代世界的和平,美国文化的财富,欧洲意识的吉祥。无数美丽的期待或花果,都在这里播下希望的种子。
绿色,人之所以为人的性情,宁静、友善、乐于倾听、尽力避免冲突。如果孩子将它丢失,今天可能睡不好觉,明天可能要跳楼。
本来,世界早有绿色的教育。孔子的礼乐教化,苏格拉底的助产教育,一则将天地的次序与声色,濡染与人,一则从追问不舍的人心,逐渐导向天地人伦的根本。
而今,我们颇为遗憾:当物质的技术开始垄断天下,天下不再重视自然与灵魂的绿色;当绿色教育的理念重被提及,却仅相关环保、可持续发展一类的课程。
因此,我们不能不有“绿色教育”——到大美山川、经典、师生中间,采天地灵气、会圣贤情怀、借智慧头脑,直指“获知真理得幸福、舒展身心得快乐、享受学习得高分”的现代大成教育。
教育之绿,意在德行,德行决定命运。如果命运天定,或因有生以来的德行与恶行。如果命运可以改变,或因此时选择德行还是恶行。举头有朗朗青天,环顾有无数耳目。谁都想自己做主,谁都挡不住滚滚洪流。
命运之“命”是生命。生命有底线:眼睛不近视;身体不畸形;脊柱不弯曲;活力不衰退;天性不麻木;性情不怪异;应试不慌张;临危不恐惧。可是,偌大中国,无数孩子,又有几人,拥有健康如此?
命运之“运”求好运:考试得高分;待人结善缘;处事有公心;逢凶能化吉;前程似锦簇。倘若追问:高分为何难求,交际为何难堪,处事为何偏颇,灾祸为何频仍,前程为何昏昧?无它,德行大损而已。
德行根于德性,德性有三:真诚、善良、宽和。诚如一朵朵莲花,拔淤泥而出,不需掩饰,不需争较,不需叹息;任它一池游鱼、蔓草与飞虫,一例伸展壮阔的绿叶,为它遮荫,为它透气,为它撑足。

谁能养育德性?一则自然,二则传统,三则明师。幕天席地之间,日月的光华与草木的灵气,一下子通透全身。读一读“子曰诗云”,装进的都是黄金,激发的都是正气。纯良、明白的师生与友朋,最是稀世奇珍,无形中已将尘垢与劣根清除。
由此,教育的终极目标,人生的终极归宿——获知真理得幸福,才有可能光临;幸福的重要指标——身无百病、心无百结、思无障碍、行无执著,才有可能达致。然而,不管身体是否自由、名利是否显耀,人得真理足矣。心怀真理不迷茫,才是无上之幸福。
由此,教育的动态目标——舒展身心得快乐、享受学习得高分,也就轻轻松松实现。既然,快乐的前提是身心舒展,高分的秘诀是享受学习,为何,我们的学校与家庭,还将孩子狠狠压抑,逼迫他们题海熬煎?
由此,教育的传统目标——立德、立言、立功,教育的功利目标——名列前茅、名校招摇、名利双收,才有可能如愿。绿色意在德行,德行衍生智慧,智慧成就大器。既是大器,名次之前后、名校之内外、名利之成败,都罩不住他绝世才华。
所以,我们常将课堂搬到天地山川之间,让蓝天、明月、清风、流水涤荡一身疲惫,让中华经典的智慧光芒真正照亮我们心房,让奔放的肢体运动与开阔的思维训练带来无限舒展,让明白不谬的师生群体交流真人真事、真情实感与真知灼见。
所以,我们的冬令营、夏令营与周末户外拓展,多曾邀你走进天堂寨、羊楼洞、大余湾、子贡书院……让你我一起诵明月之诗、歌窈窕之章,一起耕地犁田、挑水抗旱、采花收菜,一起踩高跷、听古琴、探索未知无顾忌……
所以,我们即使也有学科,却是“原生态作文”,拒绝谎言,拒绝假相,拒绝自欺欺人;却是“智慧数学”,必将传统文化的数学、科学前沿的数学、生活统筹的数学及现代应试的数学,融会贯通……
其实,“绿色教育”的核心,只有一句话:把绿色还给孩子,让德行决定命运。
谁播种绿色,谁收获健康;谁播种德行,谁收获好运;谁播种真理,谁收获幸福。


十方绿色游学,总将课堂搬到天地山川之间,让蓝天、流水涤荡一身的疲惫,让中华经典的智慧光芒真正照亮我们的心房,让奔放的肢体运动与开阔的思维训练带来无限舒展。不一样的出行,全方位的体验,尽在十方绿色游学!

十方绿色游学

十方绿色游学,中国传统文化游学专业品牌,广东深圳第一家传统文化游学专业机构,广东省内第一家开设“清末民初广东风云人物”主题游学专业机构,全国第一家开设“三国演义子午谷”主题游学专业机构,目前重点推出10条传统文化主题游学精品路线(其中全国路线4条,广东省内路线6条)。

十方绿色游学,分主题地开展传统文化游学活动,在天地大课堂中传播传统文化,引导学员进行传统文化研究式学习(探究性学习),让学员在实践体验中提升传统文化素养,促进身心综合成长。

十方绿色游学,萌芽于1995年,成型于2011年,传播于2013年,总部设于深圳,辐射到四川、湖北、安徽、山西、江西等地,迄今已策划、组织了数百场规模不等、主题各异的游学活动,并分别在大余湾、羊楼洞、天堂寨、龙虎山、惠州西湖、大秦岭、剑门关、子午谷、雁门关、九华山等地成功举办冬夏令营20余期。

从2010年始,十方绿色教育各教学点,皆于周末或节假日开展1-3天游学。以2016全年为例,周末游学及于山西交城卦山、广西南宁、池州升金湖、襄阳古隆中、广东江门厓山、惠州象头山、惠东森木坑、东莞大屏嶂、东莞水濂山、东莞牙香街、东莞南社古村、东莞银瓶嘴、东莞虎门炮台、林则徐纪念馆、增城白水寨、肇庆鼎湖山、七星岩、深圳红树林公园、深圳马峦山、深圳梧桐山、深圳油画村、深圳大南山等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