恍若东坡黄州时代

明日将游赤壁矶,今日先访遗爱湖。湖畔烟花烂漫,道是新景点竣工在即,黄州人须得有此一乐。我等不看烟花,亦无意人工草木,惟一留心东坡诗词与散文,此外便是何谓“遗爱”,遗爱之后如何,此地因何独重东坡。

东坡流落黄州,因真性情惹人,因大手笔罹祸,纵有苏澈再三再四苦劝,亦不稍作修饰。故而此后,尚有惠州、儋州之行,千里之外再千里,直至天涯海角,朝不保夕。东坡祸不单行,黄州并非起点,亦非终点;东坡豪放达观,不啻在黄州,亦不啻在海南。黄州有幸,留下东坡墨迹无数;黄州不幸,似乎只有东坡做文章。东坡赤壁不够,又辟遗爱湖;遗爱湖因遗爱亭,遗爱亭因东坡送别知音,挥笔改名一竹亭。

我乃川人,与东坡同故里,自幼喜苏词。我信东坡其诗,千秋至今,仍旧深入人心。我信东坡其人,如今倘不苟活,远比贬谪与流放苦凄。东坡大幸,有其黄州时代,“六大家”及司马光、范仲淹等,犹如群星璀璨。其时不因言治罪,赵氏设誓不杀大臣与上书言事人。虽是不得重用,不得舒展,屡被几个小人折腾,却可成就傲骨,成就华章,成就千古绝唱。我与东坡石像对视,他果微笑、从容、飘逸,掩饰不住身得其时、才得其所、人得其群、心得其安的自足与自在。我想莫非黄州,遮蔽本土风华,独为异乡人浓墨重彩,只在缅怀与期待?

人所共知,期待尚无着落。即如我之背井离乡,非是不思故土,而在荆棘当道,有家难归;我之沉静少言,非是腹无诗书,而在一言当国,不容别议。与我随行者五,一人深陷幻想世界,一人乐玩网络飞车,一人选择机械制图,一人取向建筑设计,一人注重现代物流;五人之父母,多曾因真信念而沦阶下囚,多曾因真言语而作流浪人,多曾因真胸怀而进黑名单。何也?大江东去,不再浩荡无际,屡被大坝腰斩;泛舟怀古,不再激情淋漓,而多安危大计。黄冈试卷甲天下,举国高悬格杀令,喧嚣者只有口号,标立者只余胭脂。如此而已。

东坡安在?一具雕像,几块石头,载不动悲天悯人情怀,最多只是虎皮与噱头。最伟岸处,是一人殉难于大义,更多人持莲花,护灵车,济众生。尽管鹰犬遍布,刀枪林立,他们仍坦然直行,视死如归,前仆后继。此即东坡风骨影踪,此即东坡诗词外延,此即天地神佛旨意——黄州必得东坡一行,以便今世参照与觉悟。

觉悟如更高智慧,东坡只在铺垫历史,传承文化;其神自大舜来,其笔自李煜来,其生自五戒和尚来;一代代轮回辗转,今天还当回到人间,最终同化真理大道;当年徘徊于佛道,遣兴于诗画,流离于江湖,遗存至今,则在启迪善念与神性,激荡春风与生机,辅助更多生命提升。

黄州有东坡,东坡有黄州时代。虽时过境迁,而我等心头,依旧恍若返归:五千年华夏中期,士大夫得意岁月;似在以往,却在将来,也许就在明朝;太阳朗照乾坤,赤壁有崭新大赋,远远超越唐宋。

2014-03-3唐明 十方绿色游学


十方绿色游学,总将课堂搬到天地山川之间,让蓝天、流水涤荡一身的疲惫,让中华经典的智慧光芒真正照亮我们的心房,让奔放的肢体运动与开阔的思维训练带来无限舒展。不一样的出行,全方位的体验,尽在十方绿色游学!